长沙大本营“告急”,被曝裁员、拖欠千万货款,十荟团严冬难过

时间:2021-12-27来源:栏目:网络营销

| 《财经天下》周刊杨俏编辑|杨洁从今年下半年开始,裁员、封城、拖欠货款等。都成了社区团购老玩家的关键词。桐城人寿宣告破产后,“老三社”之一的十社,似乎也走上了和它一样...

| 《财经天下》周刊杨俏

编辑|杨洁

从今年下半年开始,裁员、封城、拖欠货款等。都成了社区团购老玩家的关键词。桐城人寿宣告破产后,“老三社”之一的十社,似乎也走上了和它一样的道路。

日前,有媒体报道称,未来两到三周,第十集团将关闭湖南所有电网仓库,预计年底前,大本营长沙的所有业务都将关闭。

对此,十社回应媒体称,湖南目前确实在做业务调整,但这是正常的优胜劣汰,不存在全面停工的情况。

但其部分供应商和部分前员工向《财经天下》周刊透露,十社也面临供应商陆续上门“讨债”,一批员工被公司“暴力裁员”的情况。

“我早上刚到公司,下午就被告知辞职。我还被迫签署了一份自愿辞职的协议。11月份,我80%的工资没发。”一位十大团委前员工愤怒地告诉《财经天下》周刊。有员工表示,十社的裁员一直在持续,公司最初1万人的员工团队已经缩减到1000人以下。

早在今年8月,就有消息称,第十集团开始大规模撤市裁员,一口气关闭了中国21个都市圈的业务,只留下了五大盈利的核心都市圈。一个多月前,十社一位前员工也告诉《财经天下》周刊,十社正在努力生存,等待“救命钱”——据说2022年1月将迎来注资。

然而,在钱到位之前,十大教会的严冬是悲伤的。

愤怒的员工和供应商

12月,十社多名员工突然收到离职协议。这让他们非常生气。

小张,2021年6月初刚加入第十届团委,在济南城市圈商品部负责商品调度管理工作。小张告诉《财经天下》周刊,12月17日,他照常去公司上班,部门负责人告诉他,“20号公司要裁员了。”

12月20日,小张来到公司,发现连人事都已经申请辞职,已经不在公司了。他说,他随后收到了一份来自公司的电子签名辞职协议,迫使员工签字。

“如果我们签了,按照这个协议,我们会因为个人原因离职,12月份的工资发放到明年2月份。但公司说,如果不签,11月份拿不到工资。”小张说,包括他在内的大多数员工都拒绝在辞职协议上签字。随即,这些员工被踢出了公司的美甲组。

他告诉《财经天下》周刊,公司目前的做法“让员工很生气”。结合今年公司业绩的变化,在他看来,这是“逐渐瓦解我们员工对公司的信任”。济南都市圈的业务被公司放弃了。"

小张透露,从8月份开始,东北的业务和青岛城市圈的业务都被公司外包了。到了10月份,公司开始向他们强调“生活艰难”,大大降低了他们的业绩。

小张说,其实从他今年入职的那个月开始,济南市的效益就在逐渐下降。“6月份济南城市圈的营业额一天能达到三四百万元左右,10月份才40多万元;到了11月,直接缩水到20多万元。”

据小张介绍,离职时,济南城市圈已经积累了近四五百万元的供应商货款。据他所知,加上其他四个城市圈,第十集团至少拖欠了供应商2000多万元的货款。

同时有一批供应商投诉,他们也发现12月份第10批的返现时间越拖越长。此前,他们在平台上兑现,并将在48小时内兑现;目前部分供应商已提现近一周,但仍未成功返现。

上海的供应商老刘,前几天决定退出十社的平台。包括1万元的存款,他在平台上还有约16万元无法成功支取。12月24日,他找到一位负责支付的杭州运营商催他退款,却被告知“目前支付也是先打给再合作商”。老刘气愤地说,这让他“很不可理解”。

2021年4月,第十集团宣布完成D系列融资7.5亿美元。也正是在那个时候,老刘选择加入十社邮寄商城的业务,提供美容产品。《财经天下》 Weekly了解到,包邮商城是第十俱乐部于2020年7月推出的新业务,供应商直接将商品送到用户指定的收货地址。

老刘说,他意识到第十届团委的发展遇到了困难,那是在今年9月。当时十社的业务在国内很多地区开始“撤退”,广东、福建、浙江、上海、东北等部分地区相继倒闭,只剩下山东济南。

但宗地商城业务负责人告诉供应商,公司“裁员是为了更好的发展,战略撤退也是为了寻找更好的方向,宗地商城仍是公司未来发展的重点业务”。这句话也给了当时的老刘一颗定心丸。

但他万万没想到的是,到目前为止,公司还不能为他结账。无奈之下,老刘只好退出平台,决定在家“讨债”。

来自福建的供应商刘梅表示,她这边的一些供应商已经退出十社平台,由刘梅负责对接十社员工,并处理收尾工作。她说她和十社的对接组原本是七八个人。到目前为止,集团只剩下四个人,其中只有两个人是十社的员工,“都是新人”。

同时,困扰她的是,公司与第十集团前采购人员之间的几笔订单都没有录入系统。目前第十集团对接的人员都是新员工,告诉她解决不了问题。“也许这些最终会变成坏账。”刘梅叹息道。

长沙能坚持住吗?

src="https://jiatu888.com/d/file/p/imgs/a5666770f4d54310813a7f74d9e9d857.jpg">

十荟团起于长沙,现在也困于长沙。

长沙是社区团购的发源地,也是“核心战场”。“老三团”中,兴盛优选、十荟团的大本营都在这里。

成立于2018年的十荟团,以做水果生鲜起家,2019年8月和深耕长沙的早期社区团购平台“我你您”合并,主攻二三线城市市场,并由此一举坐上了社区团购赛道的前三把交椅,和兴盛优选、同程生活并称为“老三团”。到了2020年4月,其GMV突破6.5亿元,日订单峰值超过160万单。

长沙市场对于十荟团有多重要?多位前员工向《财经天下》周刊表示,长沙是十荟团的“核心要地”,如果长沙“失守”、退出湖南大本营,那就意味着十荟团也“完了”。

但现在,十荟团湖南地区的业务也危险了。

一位前员工告诉《财经天下》周刊,十荟团在湖南浏阳全线的服务站都已经关闭,服务站老板也不愿意干了,因为“单量少、亏本”;各站点团长们的提现时间,也从之前的“3天以内”变成了现在的“3到7天”。

据十荟团前员工称,长沙地区业务在6月份时一天的营业额能达到2000多万元,目前已缩水到了50多万元。

长沙地区的部分十荟团员工同样也接到了公司发出的离职协议。一位已离职的员工向《财经天下》周刊表示,他所在的部门原本有100多名员工,目前只有10个人还留在公司。但对于“十荟团即将退出湖南大本营”的传言,他表示,留守在公司的员工们目前并未接到相关的通知。

还有员工向《财经天下》周刊透露,十荟团原本计划是在今年12月底或明年1月初会有一笔融资进来,“大概有1亿元左右”;但是现在,随着公司大批裁员,这笔融资可能也进不来了。

尽管十荟团在长沙已经举步维艰,但是长沙市场在社区团购行业中,仍是一块巨头们争抢的“要地”。今年9月,阿里淘菜菜的首家线下店落地长沙,并整合了其社区电商品牌“淘宝买菜”与“盒马集市”,统一升级为“淘菜菜”。

社区团购,还能撑多久?

要么快跑,要么死亡。老三团们的“危机”,从互联网巨头们看上了“卖菜”这门生意开始。

2020年,疫情的影响下,社区团购平台们也都纷纷获得了新的融资。“老三团”背后,出现了互联网巨头们的身影。据《财经天下》周刊统计,2020年一年,十荟团就获得了近4.5亿美元融资,从2018年开始,阿里已经四次投资十荟团;兴盛优选获得了累计15亿美元融资,京东、腾讯联手下注;同程生活也获得了超2亿美元融资。

但这已经是社区团购老三团们最后的“高光时刻”。

在2020年,包括滴滴、美团、拼多多等巨头先后下场进入社区团购领域。美团在2020年底之前,直接从长沙招募超300名BD(商务拓展);多多买菜也直接从南昌地区业务“要人”,调往长沙开城。和社区团购中小平台们之前的竞争态势不同,巨头们掀起的是拼资本的“补贴战”。

老三团们不得不跟着一起烧钱,开启了守卫大本营之战。

据媒体报道,2021年上半年,十荟团“火力全开”,BD的招募都无需经过面试,直接试岗。十荟团长沙办公室的招聘处每天人来人往,有的员工甚至直接上午办理入职、下午就开始拓展业务。在办公室里,墙上悬挂着“保长沙业绩稳定增长,血战南昌”的大横幅,以激发员工们的斗志。

在2021年上半年,十荟团员工总数迅速扩张到了1万人,他们分布在全国各地,拓展十荟团的业务规模。根据阿拉丁小程序指数榜6月显示,社区团购行业内,兴盛优选、十荟团、美团买菜、同程生活等,仍旧占据着榜单的前几位。

但采用价格补贴等策略,想要守住市场份额的十荟团,也在面对日趋严格的监管。今年3月,市场监管总局对十荟团等五家社区团购企业的不正当价格行为,作出行政处罚;5月,十荟团又被市场监管总局处以150万元顶格罚款。社区团购中小平台的持续亏损,也让资本们逐渐丧失了耐心。

2021年下半年,同程生活宣布破产、食享会陷入困境,十荟团也走到了转折点。

今年8月21日,十荟团创始人陈郢发了一封题为《聚焦用户长期价值的一次自我革新》的内部信,宣布业务与阿里MMC进行战略整合。十荟团也作出了战略性调整,其管理模式按照华中、华南、中原、北方和华东五个大区划分,做好了长期作战的准备。

此时,十荟团在东北地区的业务开始逐渐清退,长春、福州、哈尔滨、青岛等城市业务关停。十荟团表示,关闭亏损区域,未来将更加专注两湖、江西等优势区域市场。

有业内人士认为,十荟团的扩张速度太快,导致了其组织能力及后端管理的短板显现,内部造血能力也逐渐匮乏。

被拖欠货款的十荟团供应商们,以及被裁员的前员工都向《财经天下》周刊透露,直至目前为止,十荟团还没有给到他们一个合适的解决方案。

天眼查信息显示,北京十荟团科技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已经在2021年12月15日发生变更,由王鹏(十荟团联合创始人)变更为王文敬。王文敬同时也是北京群鲜荟萃科技有限公司、福建十荟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十荟团旗下的镇江十荟供应链有限公司也已于2021年3月被注销。

但多位员工向《财经天下》周刊表示,他们并不知道王文敬是谁,此人之前也并未在十荟团的内部钉钉群内出现过。

社区团购大战,成为了史上最短的一场烧钱战争。

破产、裁员,老三团们负面消息缠身。那么,社区团购行业前路何在,资本、运营、供应链,又到底哪一个才是社区团购的核心竞争力?百联咨询创始人庄帅认为,社区团购本身是一个生态型的商业模式,“它不是独立的商业模式,需要在成熟且能独立发展的生态体系下,与其他业务融合发展。”

因此,他认为,在短期内,多数社区团购平台们都无法实现正向收益,且在用户端的服务和体验上都陷入了同质化竞争,整个行业已处于“严重内耗”的阶段。

(应受访者要求,小张、老刘、刘美等为化名)

本文由《财经天下》周刊旗下账号AI财经社原创出品,未经许可,任何渠道、平台请勿转载。违者必究。

1.本站部分来源于互联网用户自主整合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2.文章内容并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文章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联系删除;

3.本文地址:https://www.jiatu888.com/wlyx/87696.html

最新文章

网站介绍

本站部分内容收集于互联网,如有侵犯贵司(个人)版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Copyright@2018-2021 www.jiatu888.com 嘉图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20051635号 网站地图 tag列表

嘉图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