薇娅被罚!直播电商“洗牌时刻”来临|新京智库

时间:2021-12-22来源:栏目:网络营销

Viya。图/Viya官方订阅号12月20日,浙江省杭州市税务稽查局再次出手,追回网络主播黄伟(Viya),追加滞纳金并处以罚款,共计13.41亿元。这是杭州税务部门继11月22日分别对朱(悉尼)...

Viya。图/Viya官方订阅号

12月20日,浙江省杭州市税务稽查局再次出手,追回网络主播黄伟(Viya),追加滞纳金并处以罚款,共计13.41亿元。

这是杭州税务部门继11月22日分别对朱(悉尼)和进行处罚后,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第二次对网络主播的偷税行为进行行政处罚。

作为维雅直播商圈“一姐”的主播,处罚的警示和指导意义更为直接,也更有助于推动直播电商行业走出野蛮生长,进入规范发展。

直播电商行业有野蛮生长迹象

近年来,随着平台经济的发展,直播电商作为一种新经济、新业态、新范式,实现了快速发展,成长为一个新兴产业。

今年9月某咨询机构发布的《2021年中国直播电商行业研究报告》显示,2020年中国直播电商市场规模将超过1.2万亿元,年增长率为197%。预计2023年直播电商规模将超过4.9万亿元。2020年店播成交额占直播电商总额的32.1%,预计2023年份额接近50%。截至2020年底,直播电商相关企业注册登记8862家,行业主播从业人数达123.4万人。

直播电商作为新兴产业,为经济注入了新的血液,重构了经济生态链。过去,商品和服务主要依赖传统的直销和分销渠道,交易成本高,供需匹配相对间接。直播电商行业兴起后,“生产即消费”的现象更加突出。厂商和消费者通过直播电商实现了直接互联,跳过了传统分销渠道等中间商,从需求端到生产端的反馈变得越来越快。

直播行业也在加速分工的专业化和市场化。比如,直播电商作为流量经济的实现渠道,反过来促进了商品和服务分工的细化。与李佳琪、Viya等直播行业的大电视类似,他们不仅有厂商的销售渠道,还具备对整个商品和服务进行市场化配置的能力,比如用大数据分析用户需求,根据用户需求找到商品和服务的设计师、厂商和物流商。

快速增长的直播电商行业正呈现出野蛮生长的迹象。图/集成电路照片

然而,快速增长的直播电商行业正呈现出野蛮增长的迹象。这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一方面,直播电商模式中商品和服务销售端的变化与我国现有的流转税计税结果存在匹配问题。

传统的产销模式大致是原料-生产者-经销商-终端销售平台,生产端通过生产增值税等规范,扣除进项、销项增值税后转为营业利润,再进入企业所得税环节,而生产厂家和经销商以及终端销售平台的销售端,扣除进项、销项增值税后转为营业利润,进入企业所得税环节。

直播电商模式后,中间商震惊了,生产端开始直接面对最终需求端。这时,厂商开始拆分为独立的生产部门和销售部门,成为流转税增值税征收中的关联交易。

其中,由于直播,电子商务在产业生态链中节省的交易成本等。已经成为直播平台和网络主播的巨大收入来源。

对于税务部门来说,以前以消费为主的增值税变成了网络主播的劳动报酬。由于其收入的复杂性,征收难度增加。

另一方面,网络主播在经营活动中的身份和作用复杂,难以用现有的税收制度模型准确刻画其纳税状况。大牌网络主播和厂商的关系不仅仅是简单的劳务合作关系,比如,

更重要的是,目前大多数网络主播被定义为新兴就业形态,属于劳务关系。这种定位使得网络主播不是法律意义上的消费增值税纳税人,导致需求侧流转税环节,真正的消费增值税纳税人缺位。

目前网络主播的收入主要包括坑位费、销售返利、平台奖励、粉丝奖励等等。这些不同的收入,在传统的税制结构中,对应着不同的税种,而在直播电商行业中,大部分都合并成了网络主播的收入。

偷逃税,网络主播作茧自缚

直播作为电子商务的一种新经济业态,与现有税收结构存在复杂的匹配问题,使得网络主播面临复杂的纳税义务。然而,一些网络主播利用现有法律的不完善进行“税务筹划”和“避税”,这实际上是一个陷阱。

目前维雅等网络主播普遍成立个人独资公司、合伙企业等。并让他们的合作伙伴把他们的直播收入投入到这些公司钻税法的漏洞。

现行税法对个人独资公司的税收征收有着便利的政策。所谓核定征收,是指当纳税人的会计账簿不完善、资料不全且难以查账,或者因其他原因难以准确确定纳税人应纳税额时,税务机关采用合理的方法依法核定纳税人应纳税额。核定税率普遍较低,个税0.5%,增值税1%(2021年12月31日后恢复为3%)。

这真的可以为网络主播省下不少税。然而,税收

层面的核定征收主要是针对小规模纳税人。所谓小规模纳税人,是指月销售额低于15万元以下,会计核算不健全,不能按规定报送有关税务资料的增值税纳税人。

收入以亿元计的一些网络主播,显然不属于小规模纳税人。如果其也来利用这个核定征收的便利,实际就不是合法避税了,而是偷税漏税了。

▲资料图。图/IC photo

今年4月23日,国家网信办等七部委发布的《网络直播营销管理办法(试行)》第八条,明确直播营销平台应对直播间运营者、直播营销人员进行基于身份证证件信息、统一社会信用代码等真实身份信息认证,并依法依规向税务机关报送身份信息和其他涉税信息等。

同时,现有法律法规明确坑位费、主播佣金为劳务报酬。粉丝打赏现在存在争议,是赠予还是其他?但目前仍倾向于劳务报酬。因为打赏不是孤立的,而是其劳务服务的对价之一。

当前我国的个人所得税的税率是3%~45%,个人独资企业的经营所得税率为5%~35%,且个人独资企业不征收企业所得税,只有个人所得税。按规定,个人独资企业全年应纳税所得额超过10万元的税率是35%。

显然,将直播收入通过个人独资公司收取,确实可节省10个百分点的税率。如果仅限于此,属于合法避税,不存在偷逃税问题。

通过个人独资公司和合伙企业偷逃税,主要发生在滥用个人独资公司的核定征收要件。也就是,网络主播将其清晰、资料齐全、可以查账的收入,通过税收筹划模糊化,如将坑位费和佣金等在入账时换成企业经营所得进行虚假申报,使其符合核定征收的构成要件,然后享受低税率。

网络主播为何要这样模糊操作,可能存在一些自身无法控制的因素。比如交易对手支付主播们的劳务报酬,在出账的会计目录上比较复杂,如出账方为了入账需要,将给主播的劳务报酬分拆成劳务报酬、营销费用、接待费用等会计科目。不以劳务报酬支付的费用,就需要主播的公司用其他发票来报销和冲账,这就使得主播们通过旗下公司虚构经营业务来提供发票。

毕竟,交易方在会计处理上,如果把大笔支出都用劳务费用出账,一定程度上受到现有财务和会计法律法规的限制,如劳务费用需要企业代扣代缴,而且不能作为销售费用等做销项进项进行增值税抵扣,这样会增加企业的税负,从而牵制企业在劳务费用上的支出规模。

杭州税务稽查局依法认定的薇娅偷逃税款6.43亿元,其他少缴税款的0.6亿元,可能就是源自其虚构业务,模糊化收入来源等,申请核定征收方式所致。

主播们被罚有助行业规范发展

网络主播等灵活就业人员的偷逃税款,确实侵害了国家利益,对其他合法纳税人是不公平的。

对薇娅等网络主播进行罚款处罚、追缴税款,旨在惩前毖后,治病救人,以及促进直播行业的规范发展。

当然,处罚违规违法者的同时,还需要根据经济中出现的新业态,适度改革和完善现在的税收制度。

毕竟,随着灵活就业人员规模的不断扩大,灵活就业的新经济业态和平台经济的快速发展,产业生态链分工日益精细化,尤其是随着企业分工的专业化、精细化,会使企业逐渐剥离非核心业务,实现由内部供给向市场采购转变,传统以增值税等流转税为主的税制结构,在新经济业态下的税基会逐渐收缩,所得税和劳务费用等直接税的税基会进一步扩大。

这就意味着,完善直接税制体系将是今后税改的一个重要方向,以促进税制结构与新经济业态的匹配。

同时,需进一步完善会计法和会计准则等,强化实质重于形式的原则,严格根据交易或事项的经济实质进行会计核算,避免企业钻漏洞。如属于劳务费用的支出,不能分摊到其他会计科目,从而从会计制度上适应新经济、新业态的变化,从整个链条上杜绝偷逃税行为等。

总之,直播电商行业作为平台经济、流量经济衍生出的一种新业态,薇娅等主播们偷逃税被罚,有助于这个行业的规范发展。同时,完善税收、会计、劳动、社保等制度体系,也迫在眉睫。

特约撰稿人 | 刘晓忠(财经专栏作家 、资深金融从业人士)

编辑 | 张笑缘

校对 | 王心

1.本站部分来源于互联网用户自主整合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2.文章内容并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文章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联系删除;

3.本文地址:https://www.jiatu888.com/wlyx/86809.html

最新文章

网站介绍

本站部分内容收集于互联网,如有侵犯贵司(个人)版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Copyright@2018-2021 www.jiatu888.com 嘉图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20051635号 网站地图 tag列表

嘉图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