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马逊放不过打工人

时间:2021-12-29来源:栏目:互联网

亚马逊仍深陷与工人的矛盾之中。据外媒报道,当地时间12月22日上午,美国芝加哥两个亚马逊分销点数十名员工举行罢工,两个站点互不关联。这是亚马逊在美国首次面临多站点关闭。圣...

亚马逊仍深陷与工人的矛盾之中。

据外媒报道,当地时间12月22日上午,美国芝加哥两个亚马逊分销点数十名员工举行罢工,两个站点互不关联。这是亚马逊在美国首次面临多站点关闭。

圣诞节前三天的停工让这一行动产生了很大的影响,也终结了亚马逊员工一整年的维权活动。

其中一名员工说:“这是一年中最忙的一个月。如果亚马逊能满足我们的要求,把我们当人看,每个人都能过一个美好的圣诞节。”

加薪、保证工作环境安全、合理排班、恢复休息时间、兑现承诺奖金是罢工员工对亚马逊的要求。

据亚马逊员工称,公司为了保证工作环境的安全,把太多人塞进了工厂;支付给员工的工资太低,他们想每小时增加3到5美元;而且最近经理把休息时间缩短了5分钟,他们要求恢复20分钟的休息时间;此外,有员工表示,公司曾承诺感恩节加班支付双倍工资,但实际上只支付了半天,承诺的1000美元签约奖金也没有兑现。

在过去的一年里,亚马逊经历了纽约、伊利诺伊、加州等地仓库工人的罢工。

美国纽约亚马逊仓库

在美国之外,加拿大、西班牙、德国、英国、墨西哥、印度、澳大利亚等国家也相继上演罢工。在11月的黑色星期五期间,一个名为“让亚马逊付费”的工会、平等和环境组织的国际联盟发起了覆盖20个国家/地区的抗议活动。

外界的压力也越来越大。仅在美国,首先,当地时间上周一,两名美国参议员发表评论,提议对亚马逊的雇佣行为进行全面调查。

当地时间12月23日周四,有消息透露,美国国家劳动关系委员会(NLRB)与这家电商巨头达成和解,允许工人“组建、加入或协助工会”,选择代表为其谈判,并“与其他员工一起行动”,以获得工人的“福利和保护”。

虽然“和解”看似礼貌,但实际上对亚马逊来说一点也不甜蜜。这种和解意味着员工对公司抗议所面临的障碍在未来将大大减少。

在农民工这种无休止的活动背后,既有亚马逊长期以来备受争议的用工方式,也有全球对大公司用工行为的集体反思。

以往亚马逊惯用的“私解”方法,在内外压力面前也会失败。没有被放过的打工人,这一次,拼尽全力不放过亚马逊。

A

亚马逊成立于1994年,在全球拥有180个运营中心,其中150个位于美国。数据显示,截至今年第二季度末,亚马逊不含承运商和季节工的员工人数达到130万,其中大部分属于亚马逊配送部门的员工。

覆盖全球180多个国家的亚马逊,以“客户至上”的理念,提供便捷的商品交易服务,但这背后是数百万员工的工作。

大量的基层员工形成了亚马逊庞大的电商帝国的基础,但根据MarketplacePulse今年发布的研究报告显示,亚马逊员工的规模扩张速度快于收入。同时,亚马逊也在通过降低员工工资来抑制人工成本的增加。

事实上,亚马逊的“血汗工厂”标签早已贴上。

亚马逊创始人贝佐斯

在算法的驱动下,亚马逊继承了“泰勒主义”和“福特主义”,将监控、测量、心理技能、目标、激励、口号和杰夫贝索斯标志性的强硬工作态度混合在一起。对亚马逊仓库员工的高度自动化的人事考核方式更像是机器对机器,也就是芝加哥的员工一开始说的“不当人”。

这种方法,无论是外部的还是员工自己的,都是在一个黑箱里操作的。员工只知道自己随时都在考核中,但并不完全了解具体细节。所以员工往往害怕被炒鱿鱼,却不敢上厕所,不敢休息,尽量缩短用餐时间。

据外媒此前报道,亚马逊的基层员工不会承受老板在背后的注视,但他们的一举一动都在机器的监控之下。高节奏和重复性的工作,压缩到极致的休息时间,让员工苦不堪言。

今年6月,一名在亚马逊Flex项目工作了4年的配送司机被解雇,被算法解雇。司机对自己被辞退非常不满,认为配送过程中出现紧急情况是正常的,不是自己的责任。

Flex驱动程序的每一个动作都受到算法的监控。他们是否按照规定的路线发货,是否把货物放在指定的位置,这些都被后面的算法记录下来。该算法将根据记录判断谁应该被解雇,谁可以留任。人力资源对这个系统的过度依赖是亚马逊经常被指责的问题。

如今,亚马逊的仓库员工开始用短视频展示自己的情况,这往往会得到很多关注。

去年12月,一名抖音用户发布了一段视频,展示了他如何尽最大努力用口罩遮住耳机。“如果你想让时间流逝。

快点,尤其是11小时那么长……别告发我。”此外,该名员工还称在进仓库之前,要接受搜查。有用户评论称,自己也是亚马逊仓储员工,在TA工作的仓库,博主那种口罩也是不被允许的。

B

亚马逊员工日常工作的处境,外人看起来也许略显“琐碎”,但“琐碎”的日常中爆发的一桩桩悲剧,让公众的神经大受震撼。

11月,亚马逊阿拉巴马州贝塞默工作点的两名员工相继死亡。先是一名员工身体不适,他询问了经理和HR自己有什么选择。但实际上他别无选择,无薪假期已经用完,如果他请假会有被解雇的风险,他留下继续工作。

人们20分钟没看到他,之后才发现其已中风死亡。而根据亚马逊的规定,他本不应被安排独自作业,必须有人在旁才对。

在这名员工死亡几个小时后,就有另一名员工也被送往医院后死亡,原因不详。

据称,仅这个工作点今年就已经有6名员工死亡。

年底的伊利诺伊州惨剧,更是将批评声推向了顶峰。

当地时间12月10日,龙卷风袭击伊利诺伊州,爱德华兹维尔一亚马逊仓库倒塌造成6人死亡。很快,人们发现,这次的事件在天灾之外,也有人祸的影子。

有幸存亚马逊员工说,龙卷风发生时,亚马逊只是临时搭建简易避难所,没有及时通知所有员工避险。还有遇难者家属透露,龙卷风来临前,仓库内员工曾收到灾害警报,然而管理人员却禁止员工离开仓库。

为防止信息泄露的“手机禁令”,使得员工失去获救机会,亚马逊立即遭受到当地舆论质疑。

更要命的是,愤怒的人们扭头一瞅,事故发生时,贝佐斯正在庆祝蓝色起源公司载人航天的第三次发射。11日他还在位于比弗利山庄的豪宅举行了盛大的派对,而他对6名遇难者的哀悼,直到悲剧发生24小时后才姗姗来迟。

伊利诺伊州的事件,是非常符合对亚马逊“刻板印象”的一个事件,即:钱让公司赚,力让劳工出,甚至本可以避免的危险也被纵容。

“贝佐斯主义”到底伤害了多少员工,这点很难衡量。亚马逊最后一次公开相关数据是在2019年,亚马逊报告说每 100 名工人有 5.6 人受伤。根据公司和联邦工作场所的数据,同年美国仓库的平均比率为每 100 个 有4.8 个。

亚马逊对受伤比例高于平均水平,解释说那是因为企业有着安全文化,促使他们以竞争对手所不会采用的方式记录事故。

也就是说,亚马逊自己对自己的要求太高了,太严格了,所以对伤害案例的记录数量也会偏高。

而根据今年《华盛顿邮报》和战略组织中心公布的职业安全与健康管理局(OSHA)数据显示,2020年亚马逊工人每工作20万小时遭受5.9次“严重”伤害(指员工需要时间休息恢复或改变工作内容的事件,这几乎是行业内其他公司如沃尔玛的两倍。

亚马逊对员工受伤害数量高的解释显然有些牵强,甚至让人替它感到不好意思。而这样的自信、有时候略显强硬的态度,恰恰彰显了“亚马逊特色”。

C

自疫情以来,亚马逊已经遭到过数十起劳工投诉,大部分都通过和解解决了。9月,亚马逊与两位前员工达成和解,这两位网页设计师此前因倡导亚马逊采取更多措施应对气候变化而被解雇。和解协议要求亚马逊支付他们工资。但是亚马逊否认了自己有错误的行为。

而对内,亚马逊也利用强硬的手腕让与之作对的人“闭嘴”,而这也正是今年以来亚马逊与打工人矛盾激化的导火索。

2020年3月,时任亚马逊史泰登岛仓库助理经理的克里斯蒂安・斯莫斯(Christian Smalls)组织了一场罢工,亚马逊当天解雇了他,用的理由是“违反社交距离规定”。并且声称员工的指责是错误的,称公司已经采取“极端措施”保护员工安全。

实际上,尽管亚马逊有采取措施,但员工并不认为这些措施足够。有多位员工声称,自己所在工作点的消毒湿巾、洗手液等物品要么是配给制,要么干脆没有。在这样的环境下工作,要冒着感染病毒的风险。

让员工感觉到工作环境不安全已经足够糟糕,干涉员工发声更令人无法忍受。现在,斯莫斯仍然在与亚马逊抗争,他组织了一个名叫“亚马逊工会”的组织,试图汇集起超过5000名员工的力量。

2021年3月,意大利亚马逊公司员工举行大规模罢工 超3万人参与

亚马逊恐怕很难再强硬下去了,11月,纽约总检察长莱蒂娅・詹姆斯 (Letitia James) 寻求法庭支持,要求亚马逊任命监督员监督史泰登岛仓库的防疫措施,并且要求恢复斯莫斯的工作。

对大公司用工行为的反思,近几年在全球都多有发生。

2018年,特斯拉内部就有过一波组织工会的风波,彼时一位组织工会的活跃员工被解雇,此外马斯克还发过推特,称“为什么要把钱白白交给工会,而放弃公司的股票期权?”今年3月,美国国家劳工关系委员会(NLRB)裁定,特斯拉阻碍员工成立工会的行为违反美国劳动法,还命令马斯克删除推文。

同样是在今年,星巴克在智利遇到罢工活动,而在美国本土其员工则掀起了工会组织潮。

在国内,对工作环境的讨论也曾在2020年达到顶峰,彼时互联网大厂厕所坑位不足、安装计时器成为网民热议的话题;员工被解雇公司拿出监控视频作为证据之一来佐证其“工作时间不足”的问题,也让人们意识到如今在办公室无处不在的“管理”。

此外,和亚马逊这个电商巨头拥有大量仓储员工相类似的,国内的外卖平台拥有大量的外卖骑手,他们的工作处境也深受关注。近日,市场监管总局、国家网信办、国家发展改革委、公安部、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商务部、中华全国总工会联合印发《关于落实网络餐饮平台责任切实维护外卖送餐员权益的指导意见》,对保障外卖送餐员正当权益提出全方位要求。

上述文件中明确指出,要督促平台及第三方合作单位为建立劳动关系的外卖送餐员参加社会保险,鼓励其他外卖送餐员参加社会保险。

迅速扩张的科技巨头们,如今都需要停下脚步,重新审视自己与员工的关系。毕竟,将碎渣扫进地毯下不是长久之计,结果不是发出腐坏的臭味,就是被“好事者”揭开来,暴露在刺眼的阳光下。

1.本站部分来源于互联网用户自主整合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2.文章内容并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文章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联系删除;

3.本文地址:https://www.jiatu888.com/hlw/87776.html

最新文章

网站介绍

本站部分内容收集于互联网,如有侵犯贵司(个人)版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Copyright@2018-2021 www.jiatu888.com 嘉图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20051635号 网站地图 tag列表

嘉图网